搬砖界典范

今天的挑战是描写一个土的掉渣的黄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个男人又来了。穿一灰不溜秋的厚夹袄,黑棉裤,嘴里叼着一根快烧完的红双喜。腋下夹着一磨损得惨不忍睹的人造革皮包。

他的脸也是灰的,头发是灰的,眼睫毛眉毛上也是灰的,水货的新百伦运动鞋也是灰的。整个人仿佛是刚从烧过的蜂窝煤堆里捞出来似的,就好像只要把他拎起来抖一抖,便能抖出一二十斤煤灰。

他不是黑煤矿的矿工,他是个货车司机。
他开一辆大红的东风大力神自卸车,他很爱他的车。他还给他的车取了一个名字——冰雨。

我不明白他为什么给一辆红色大双桥车取这样的名字,我只能胡乱猜测他一定是刘德华的铁杆粉丝。

我觉得我也许猜的不错,当他哼着“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”  走进店里,想要叫一碗牛肉拉面的时候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根本停不下来

评论
©不言自明 | Powered by LOFTER